JIEQI CMS

450 苦心如此(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450 苦心如此

????格格……格格……格格……

????终于有些头颅被数量众多的手臂包围,一点点勒断,那些马上就要顶出淤泥的东西,在泥下永远的软软垂下。

????元宝大人目光亮起,瞬间肚皮却瘪了下去,它的毛全部湿哒哒贴在身上,看起来突然瘦了许多。

????格格之声不绝,那些头颅一个接一个垂下。

????来自长青神兽的拼死一嘶,创造了长青神殿以往从未有过的对抗的奇迹,低级妖物在它的驭使之下,战胜了高级妖物。

????元宝大人露出欢喜之色。

????然而随即它眼神又变了,在暗黑深处,还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神兽敏锐的神识很清楚的感觉得出泥下的动静,在底下……在更深的地底,还有……

????元宝大人刹那间眼前一黑,一生里第一次明白了绝望的滋味。

????它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任何事都有个极限,落入死门,又逢神殿殿主亲自出手,原本可以轻松过的大关顿时难如登天,好容易拼死一战,眼见胜利在望,竟然还有恶魔潜伏!

????元宝大人虽然智慧与人等同,但毕竟是宠不是人,刹那间脑中一片混乱,下意识的想向主子求救,刚刚动念心中便一颤,赶紧将那求救的呼唤斩断。

????现在没有人可以救它,而作为长青神兽的它,也没有理由再依赖别人。

????这样的情形……换成主子会怎么做?换成孟扶摇会怎么做?

????一生里对它影响最大的两个人的影子在脑中掠过,突然之间元宝大人便明白了自己该作何选择。

????凶危之时,唯当不顾此身!

????小小的一团,突然扭头,向意念中那个高远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冰风怒吼之地,天谴绝刑之巅,他的方向。

????主子……

????下辈子不做你的宠,可好?

????我想做……孟扶摇。

????转头,元宝大人突然停了尖嘶。

????没有力气叫了,再叫也没有效果,妖臂在刚才对抗头颅一战之中已经全部粉碎,它已经没有了可以驭使的东西。

????然而,神兽之血,可化长青九幽妖氛!

????元宝大人摸了摸自己的利牙,有点遗憾的想,吃太多坚果了,将这牙磨得不够利了……

????然后它张口,白牙一闪,狠狠向自己舌头咬下!

????那一口用尽全力。

????元宝大人闭上眼睛,等待剧痛之后的鲜血狂喷。

????“咔嚓”。

????牙齿却突然碰见一样东西,随即听见“哎哟”一声,口腔里涌出腥咸的液体,然而那声痛叫却不是自己的,那疼痛也没有如预期之中一般到来,甚至那液体,也不是自己的。

????元宝大人愕然睁眼,便看见塞在口中的手指,顺着手指看见倒挂而下的孟扶摇。

????听见她明明焦灼却又故作轻松的笑,道:“奶奶的你用这么大劲做毛?痛死我了——”

????她笑着,脸色却白得可怕,元宝叫得声嘶力竭她有看见,却不敢伸手去捞,它肚皮撑成那样,她怕自己轻轻一碰便爆了,只好一边抵挡那没完没了的剑网一边关注元宝,不过一个转头的瞬间,再回首便见元宝咬舌,心胆俱裂之下什么也来不及做,想也不想便一个倒挂,闪电般将自己的手指塞进它口中。

????一口咬下痛彻心肺,那力度无比凶猛,孟扶摇瞬间明白元宝竟然不是普通的咬舌,竟然是要自戕!

????为什么?

????元宝大人看看她,已经没办法回答她这个问题,张了张嘴,霍然向后一倒。

????孟扶摇手一抄,将它迅速捞起,捞到手里心便一惊,手中元宝全身冰凉透湿,沉甸甸毛纠纠的一团,那手感……那手感……

????她心怦怦的跳,却也来不及多想,赶紧先往袖子里一放,一塞之下手指疼痛剧烈,再一看指尖已经被咬断一半,歪歪斜斜要掉不掉的挂在那里,一碰便痛得惊心。

????这战斗凶险之地,挂着个指尖也太碍事,孟扶摇二话不说,挥剑一砍干脆砍断!

????断落的指尖鲜血飞溅,流过黑色的“弑天”刀面,隐约中暗芒闪动。

????孟扶摇面不改色将断了的一截指尖用身后风帽里残存的冰雪一裹,往怀中一塞。

????就是这么一塞一砍一裹瞬间,以孟扶摇的速度也不过眨几下眼睛的时间,上方的剑网失去阻挡,铿然交剪,向她心口狠狠戳下。

????孟扶摇落下时便知道救得了元宝自己便要受伤,却也顾不得,只运功护住要害,闭目等利剑穿身那一刻。

????“铿!”

????金铁交击之声余音袅袅,半空中掠过一道金光,一些金色的毫毛悠悠飘下。

????预想中的利剑没落身,孟扶摇反应极快,连眼睛也没睁半空中一个倒翻,已经脱离了刚才那一剑追击的范围。

????睁开眼见金光飞射,又回到她怀中。

????是一直缩在她怀中的九尾,眼见那一剑如果击中最先倒霉的只怕是自己,赶紧跃出,用自己坚逾钢铁的尾巴对轰了那一剑。

????剑尖挡回,佞臣九尾损失尾上毫毛若干。

????并被自己救了命的主子狠狠一拍以示鄙视。

????九尾委屈的钻回去,孟扶摇想想又觉得自己过分,轻轻摸摸它,又想看看元宝状况,这宝要是有什么闪失,她还有什么脸再去见无极?

????然而在这阵中,她永远没有喘息的机会。

????剑光一去又来,交剪如风,身下却又有异动。

????孟扶摇横刀于前,运足全身真气灌注刀身,黑色的刀身越来越亮,到得最后竟然全部转成玉白之色,通体半透明,幽幽白光自刀身之上散开,如月晕一般慢慢扩散,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照亮她身周方圆三丈之内。

????来自“破九霄”最高等级的内力,融合雷动玉衡大风月魄的真力精华,天通之境,将这浓厚的黑暗冲破。

????孟扶摇已经调动了自己的全部能量。

????她原本想着保留点实力,毕竟有四阵要闯,别在第一阵就把真力消耗殆尽,后面更难支撑,然而如今看这态势,这四大境比她想象的还更艰难,集合了武术阵法和幻术阵法的精髓,虚虚实实不能掉以轻心,什么保留实力过四关,如果一关都过不了,谈什么闯神殿?谈什么实现心愿?

????刀光如雪,半空一掠,寒光照亮铁衣。

????刀光之中隐约反射出什么东西,孟扶摇却已经来不及看。

????身下咕咕之声连响,那浓厚的黑色淤泥之中,已经滴滴答答的拱出一个人形,缓慢的、粘腻、拖拖曳曳的,自九幽深处,钻了出来。

????那人遍身污泥,一张脸上却丝毫不染污浊,那张脸乍一看有点陌生,再一看,孟扶摇身子一震,险些被上头利剑再次刺中。

????竟然是战南成!

????死在她百般谋算之下的天煞皇帝战南成!

????他冷冷的注视着孟扶摇,一身龙袍尽被血染,立于淤泥之中灰黑光影之下,缓缓伸出手来,嘎声道:“……孟统领,朕对你推心置腹,一怀信任……你竟包藏祸心,谋我国,杀我人!”

????他头一仰,咽喉之上血洞一现,恍如突然张开了带血的狰狞大口,那脖子欲掉不掉摇摇晃晃,那血洞忽大忽小仿佛诡秘眨着的血色的眼。

????被这样的“眼”盯着,那感觉仿佛有一万条蜈蚣在背上爬,孟扶摇恍惚间想起,那脖子上的一剑大概是云痕的出手,薄而利,狭窄的伤口。

????身下淤泥之中,战南成冉冉升起,充满恨意的笑着,去抓孟扶摇的脚踝。

????孟扶摇横空一掠,手中刀光一闪,横劈!

????一颗带血的头颅骨碌碌的在淤泥之中滚了出去!

????“谋杀亲弟,意图染指继母——你这种无耻狗才,不管是人是鬼,老娘看一次杀一次!”

????头颅在淤泥之上一阵乱滚,并不陷下,犹自张嘴怒骂:“你谋我国,杀我人!”

????孟扶摇抹一把额头冷汗,心道这混账东西,死了还不安生,这神情语气也太鲜活了,乍一看见真吓了她一跳,这是真魂,还是假的?

????她刚刚松一口气,忽然觉得不对劲,那头颅被砍,身子为什么还没倒下?

????一抬手铿然架住上头追逼不休的剑网,孟扶摇还没来得及回首便觉得身子一重,再一看袍角不知何时被一只沾满淤泥的手抓住,底下一人阴测测道:“孟扶摇……你以巫蛊之案陷害本王,夜深人静,扪心自问,可曾良知有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