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196-200)-一有红包就提醒的软件传 一有红包就提醒的软件

一有红包就提醒的软件传

第四十章(196-200)

郦优昙2017-3-10 23:31:0Ctrl+D 收藏本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百九十六、皇家狩猎节五

????那日过后的第二天,狩猎节便正式开始了。上午的时间是给众人去追捕猎物,下午才是争夺勇士的时候。小舜元激动的很,早早就骑马窜走了,明若到底是担心他,派了安公公随侍,而自己对这些事情没兴趣,便一个人待在营帐里。须离帝则在上位坐着,营帐里便只剩了她一人。本来他是要带她一起的,可明若才不想自己被那么多人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难受死了,还是一个人待在营帐里来的自在,反正也有书,她可不嫌烦。

????手边摆着致的糕点和水果,明若咔呲咔呲地啃着苹果,翻着手里的书。这几日在营地吃的食物都很容易上火,所以她才如此努力的啃水果,并且逼迫须离帝跟舜元陪着她一起啃。须离帝倒还好,他不挑食,没什么喜欢的,也没什么讨厌的,明若要他吃他就吃,可舜元就不一样了,那无不欢的小家伙眼泪汪汪的,明若要他吃个苹果都跟要剐他一块似的。

????就在她看书看得入迷的时候,营帐的帘子被掀开。以为是须离帝,明若回过头,一个父字噎在喉咙里没有叫完,致的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层冷霜。

????她可不爱跟陌生人讲话,但进来的那人可不这么想:娘娘好兴致,这么个时候还在看书呢。

????明若将书本合上,站起身:二皇子说笑了,本愧不敢当。可这营帐不是随便进的,皇上若是知道了,二皇子也就麻烦了。

????别拿父皇来压我,你这小蹄子,当我不知道你是谁二皇子咧嘴一笑,慢慢靠近。明若心里一惊:你胡说什么,若是被皇上听到了,本且看你如何解释。

????得了吧四皇妹,你当我诓你呢笑声越来越大,二皇子搓着手朝明若逼近,我昨儿个在这外面可是都听到了,你就是端木云的妻子,这大安王朝的四公主早该死掉的四公主。若不是他在第一次见到她时便迷上了这个美人儿,也不会顶着天大的胆子来偷听墙角。谁知道就给他听到了这不可告人的秘密。哈,他有了这个,还怕这美人儿不听自己的话父皇都能不顾伦常享受自己的女儿,他怎么就不能跟着尝尝自己妹妹的味道瞧着柔软的身段儿,嫩白的皮肤不知道玩起来是什么感觉,一定很销魂,否则父皇怎会专宠她多年我说四皇妹,今儿个你若是从了皇兄我,这事儿咱就谁也不说,要是你不从哼哼,那可别怪皇兄我不讲情面。

????明若可不会被他的话吓到。和须离帝比起来,这个二皇兄连提鞋都不配。只要自己不受伤,也不让这人得逞,父皇知道了必然会解决这个问题。她开始不着痕迹地朝营帐门那儿退,二皇子却笑了:四皇妹,你就别想了,这外面的人已经都被我弄倒了,你现在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乖乖地把衣衫给褪了,哥哥会好好疼你的

????一种作呕的感觉袭上明若心头,因为担心小舜元,她几乎把所有暗卫都派了出去,只留了几名普通御林军守着营帐,满心认为须离帝就在附近不会出什么事,可现在看来她错了。暗自咬了咬牙,她握手成拳,昂起下巴,透出一种绝顶的傲慢和高贵来:你若是不怕皇上知道后杀了你,尽可一试。

????岂料这人笑得竟更加开心:四皇妹,我可不像是三皇弟那傻瓜,为了美色什么都不顾了。在这之前我就已经留了一手,你若是不想这事儿流传出去,就乖乖从了我。嗯我想想,日后天下人会怎么说呢身为端木云的妻子却和父亲私通还生了孩子,简直是造孽不是这么说来,舜元本就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现如今大皇兄和三皇弟已死,剩余的皇弟亦已经莫名其妙夭折,除了舜元,他是父皇的唯一子嗣。现在又有了明若的把柄,这大安王朝的江山他是坐定了

????和人比嘴皮子,那一向不是明若的强项。她咬了咬嘴唇,暗自心惊。

????见明若不说话,二皇子以为她在考虑,忙凑了上来,一脸笑:皇妹,你好好考虑、好好考虑,皇兄我也不是不懂怜香惜玉之人,你若是从了我,我保证,绝对会疼你宠你,决不比父皇差。说着还想伸手她的脸,明若眼尖地躲开,冷声道:你说留了一手是什么意思

????二皇子嘿嘿直笑,却并不说:皇妹,哥哥我可不是傻瓜,告诉你好让自己死的更痛快些吗想想父皇和舜元吧,快些从了我,这事儿就全了了。

????明若瞅了个空儿朝门边逃,哪知道二皇子竟是有些身手的人,一把便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都拖进怀里。看着眼前这张即使是生气都美得不可思议的容颜,二皇子陶醉的更厉害,不顾明若的反抗,他抚上她的脸,呢喃着:我还真不知道皇妹你竟生得如此貌美倘若我早些知道的话,哪里还轮得到父皇他早就占了这小尤物了。

????被他这话气得小脸通红,明若想呼救,却被二皇子更快一步地捂住了嘴巴,随后便被连拖带抱地弄到了榻上。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一个手无缚之力的弱女子哪里能跟个正值壮年的男子相抗衡就在衣服都要被撕开的时候,正埋首在她颈侧吮吻的男子却突然闷哼了一声,随即不动了。

????明若吓得也不敢动弹,过了会儿才推了推身上的二皇子。他没什么反应,她便奋力从他身下钻了出来,男子软软地倒了下去,面朝下摔到了地上,后脑勺则着一支简单的白玉钗。

????这支钗子好生眼熟。

????就在她惊疑交加,不知如何是好之时,营帐的帘子被掀开,须离帝走了进来。见二皇子倒在地上,又看到明若衣衫凌乱,神情蓦地一冷。明若知他又要生气,连忙冲进他怀里,软软地道:没事,若儿没事,父皇别气。

????须离帝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嫌恶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只脏污的老鼠。对于这个儿子的死,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只是唤了人进来将其清理走,便揽着明若走到床边,以眼神问她,等她亲口道来。

????明若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须离帝听到她险些被辱后神情冷的吓人,若非二皇子死了,他恐怕会让那人生不如死。可明若担心的却是另一个问题:父皇不会有事吗他说、他说他还留了一手

????没事。他她的头。什么都有父皇在呢。

????明若勉强放下心,偎进须离帝怀里,扯了扯他的衣襟:父皇,我用钗子杀了二皇兄,你不会生气吗

????须离帝轻笑:有什么好气的,我只气你下手的轻了。话是如此说,他眼里却是无比深沉,似乎在想什么,但明若却并没有看见。

????一百九十七、疑是故人来上

????发文时间: 1015 2012

????一百九十七、疑是故人来上

????出了那样的事,明若哪里还有心思继续在狩猎场待着,勉强撑到了狩猎节结束,便被须离帝带回了。她心思百转千回,却偏偏什么都不能说,因为就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回后的日子一如以往,但这一日盘龙却来了位不速之客。明若看着面前的皇后,却不知她来意,也只能先笑脸迎人:皇后娘娘不知有何要事

????皇后依然笑得雍容华贵,可明若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她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皇后似乎也没有跟她说清楚的意愿,只是坐了下来,笑道:妹妹,姐姐今日前来,还是想请妹妹帮个忙的。

????明若下意识地觉得这个忙肯定不好帮。

????果不其然,皇后笑了一下又道:如今已是十载过去,后除了妹妹再无秀女进来,几名皇子亦都英年早逝,皇室香火愈发断绝了,昨儿个我那里来了不少官员,都求着本劝劝皇上广纳秀女以充实后,延续我大安王朝的皇室血脉。本想了又想,皇上唯一听得去的人就只有妹妹了,还请妹妹以皇室为重,劝说皇上发榜选秀。日后里进了新人,也能替妹妹减轻些负担,毕竟多些人伺候皇上,也不是什么坏事。妹妹你说可好

????这番话软里带着硬,硬里透着软,明若跟皇后比,还是太嫩了。她绞着手指,面上仍是波澜不惊的。要说这些年须离帝教会她最大的本领,那就是不管面前摆的是什么刀山火海,都能表现的漫不经心:皇后娘娘言重了,且不说后不得干政,单说灼华身份,也不过是贵妃,哪里有劝皇上去选秀的权利这话若是说的好了,算是心开阔有容人之量;可若是说的不好,岂不就是犯上忤逆之罪皇后娘娘,您可不要害我,请恕灼华无能为力。

????碰了个软钉子,但皇后却不以为意,只是笑道:妹妹这话说到哪儿去了,皇上宠爱妹妹,世上谁人不知只要是妹妹的要求,皇上那是定然不会不答应的。还请妹妹看在百姓和天下的面子上,劝劝皇上。说着凑近握住明若的手,染着鲜艳蔻丹的指甲摩挲着明若玉一般的手背。妹妹真是生得好看,瞧这皮肤,跟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似的,就连本这女人看得都要嫉妒了呢,说起来妹妹今年也不过二十七八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唉,这样想起来,妹妹比几名公主年纪都要小上那么几岁呢。

????明若心下一惊,她忽然提这些做什么可怎么看皇后,她都始终笑着,不露丝毫情绪。明若心里愈发紧张起来了,却还是不得不强打起神应付:皇后娘娘过奖了,灼华已是一个孩子的娘亲了,哪里还称得上是什么姑娘。

????妹妹,姐姐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皇后拍拍她的手,笑得很慈爱。明若看着她的笑脸,登时觉得心一冷二皇儿临死前给本捎了信,妹妹也别瞒着本了,当然,本也不是那么不识相的人,只要皇上喜欢,那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只要妹妹一心一意地对皇上,姐姐我是绝对不会妄言一句的。还请妹妹好好劝劝皇上选秀的事,毕竟这样才好交代不是

????说完,便起了身,不忘叮嘱明若:妹妹可要分得清缓重轻急才行,你说是不是

????看着皇后的身影消失在珠帘外,明若的手都在颤抖。她颤巍巍地看了看四周,没有别人,难怪刚刚皇后娘娘一进来便将所有人都挥退了,原来、原来她知道二皇兄临死前说的留一手就是指这个吗他在当天就将此事告诉了皇后娘娘

????不行,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日后皇后娘娘定然会以此为要挟,对她予取予求。倘若只有她一人便还罢了,现在她有了舜元,那是万万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傀儡的她是个母亲,她唯一肯为之付出的只有她的孩子,从现今的情势看,皇后娘娘势必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明若清楚着呢,现在她受父皇宠爱,皇后可以利用她得到多少好处,简直想都想不过来为了舜元,她不能让自己成为皇后手中掌控的木偶

????可是可是不愿意,她又该怎么办呢明若在房中来回走,心慌意乱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大概来回走了有半刻钟,便立刻冲了出去。守卫在门外的女太监们见向来温婉的明妃娘娘露出如此惊慌的神色,个个面面相觑,连忙追上去,可明若心里着急,脚下步伐也慢慢加快,最后索直接迈开步子跑了起来。

????御书房的侍卫们见是她,无人敢阻拦,明若推开门,无视了书房里的数位重臣,径直奔向了须离帝怀里。

????须离帝何曾见过明若这般惊恐的模样,当下心疼不已,抬起她小脸时才发现她已经哭得泪流满面,小脸都花了。也不管正商讨着军情,他直接挥退了在场的所有人,直到剩下他们两人时才温柔地拭去明若脸上的泪珠,柔声问道:怎么了,谁人敢给我的宝贝若儿气受

????明若哽咽着抱紧须离帝:父皇父皇若儿好怕、若儿好怕她泪流的更快,小手紧紧地捉着须离帝的衣襟,小小的身子不住地打着哆嗦。

????眉头拧起,须离帝拍着她的背,亲吻着她泪痕斑斑的脸蛋,直到她哭到打嗝儿,才端了茶水喂她。明若抽着红彤彤的小鼻子,乖乖喝水,却怎么都不肯放开手:父皇父皇

????乖,若儿不怕,父皇在这儿呢。修长的手指抹去她眼角的泪珠。你怕什么呢,若儿,父皇就在你身边,你怕什么,嗯

????明若吸着鼻子,仰起哭得通红的大眼看着他: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刚刚来找我她说她知道、她说她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他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须离帝轻笑,握住她的小手将她抱紧:就这事儿就哭鼻子了也不怕给舜元看见,都做娘的人了,怎么比舜元还爱哭

????明若傻眼,他、他怎么那么不在意的说

????别怕,交给父皇,嗯轻轻地亲她一口。有父皇在,若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无需怕任何人。

????她傻傻地眨着眼睛,还是有点忐忑:可是

????乖,先把她找你做什么了给父皇说一遍,其他的之后再谈。

????看着那双慈爱温柔的紫眸,明若抽了下鼻子,猫儿似的偎进他怀里,断断续续地开始叙说

????一百九十八、疑是故人来中

????发文时间: 1016 2012

????一百九十八、疑是故人来中

????听完明若可怜兮兮的诉说,须离帝喷笑出声。他揉揉她柔软的小脑袋,亲了她的脸蛋一口:小笨瓜,想什么呢皇后能比我可怕

????明若眨眨眼,还真在心里比量开了。须离帝一眯眼,忍不住想啐这小白眼狼一口。他说这话只是个比喻,这小呆瓜居然还真的煞有介事地给他想去了他和皇后能比吗他就是再可怕,那也是疼她的,这丫头、这丫头真是能将她气死。当他看到明若摇摇头的时候,还是无奈地叹息:你个笨瓜,有父皇在,你怕什么

????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小嘴抿了半天才呐呐地道:那、那若儿不用担心了可是皇后娘娘要是说出去了

????她不会的。

????诶

????说你笨,还真的就笨下去了。须离帝状似无奈地摇摇头,一副她没救了的模样。明若怒目而视,他才笑着捏捏她的脸蛋:她还指望着你来达到她的目的呢,怎么会不顾一切说出去呢再说了,她虽然是个蠢货,但比起后其他蠢货而言,也算有些脑子,她知道,只要说出去了,介时别说是她,就连她娘家,都保不住,我会抄了她的九族。和他斗,有那么容易么世上有几人会信她的话历史,那是王者写的,到时候输到惨死的人当然是不自量力敢来挑衅的人。

????明若傻乎乎地眨眼,那迷茫的样子看得须离帝一阵阵的好笑。修长的指尖刮上她俏挺的鼻尖,声音温柔,带着笑意:若儿什么都不用想,只要好好陪陪父皇就行了。说着就伸手要解她衣服。明若一吓,连忙从他怀里跳起来,小脸上还挂着泪痕,脏兮兮地跟只小猫儿似的,她双手放在前,像是这样就能抵御须离帝的入侵一样:不、不要她昨夜才被他折腾的翻不了身,好不容易好一些,现在他居然又起了坏心思

????须离帝逗她呢,小佳人一逗就炸毛,瞧,这不就不再拘泥于皇后了袍袖一甩,明若还没来得及看清怎么回事,整个人就重新被拉回了温暖的怀抱。她吸了下鼻子,须离帝掏出绢帕给她擦着小脸,看着那双紫光灿然的妙目都哭红了,心疼的不得了,面上却没表现出来。

????谁惹她哭,他自然要找谁算账。到时候会不会牵连上某些人可就难说了,谁教总是有那么些人不长脑子不长眼朝枪口上撞呢

????脸给擦干净了,明若刚刚又哭得厉害,这下子立刻就困了,双手马上就要揉眼睛,被须离帝捉住按下,冰凉温柔的指尖慢慢按着她的太阳周围。明若迷迷煳煳地享受着,越来越困,很快就睡了过去。须离帝见她睡了,也没吵醒她,只是看了看桌上还未批注的奏折,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他的宝贝,连他都不舍得说一句重话,欺负一下,怎么能叫那些个下等的脏物来恐吓呢也许今晚,他该纡尊降贵去见见某些好日子过久了愈发不懂得天高地厚的人物了。他留着她们,一方面是为了让后有制约,也能使得舜元学习的更快,若儿可以不用担上祸国殃民的罪名;另一方面其实只是懒而已。懒得去看那些跳不出圈儿的蠢货能激起什么波浪。可谁想到呵,他难得的容忍居然被当成了软弱,居然有人敢来他的宝贝面前嚼舌劝他选秀呵,选秀是吗

????须离帝温柔地抱着明若,心里冷笑,面上表情却仍是温柔。但明若似
嫂子合集sodu
乎仍能感受到他心底波动,小鼻子皱了皱,咂了咂嘴,呜咽了声,他连忙放下心底所想,抱着她轻柔的劝哄,好不容易让浅眠的小东西睡熟,才轻手轻脚地抱着她准备起驾回盘龙,御书房虽然也有舒服的软榻,但终究比不上盘龙的玉床,他的若儿被娇养多年,不到万不得已,他都是抱她回盘龙睡的。

????但今日他还有些事情需要去做,不能陪她了。将手里的珍宝轻轻放到床上,拉过被子给她盖好,再烙下一吻,吩咐女随侍在门外,才转身而去。

????所以当明若醒来时没看见须离帝时,还觉得颇为奇怪,这可是这么多年来头一回自己在他怀里睡着醒来时却没见着他的。

????起身,锦被滑落,她只着雪白的单衣,睡了一下午,先前的害怕也已经渐渐澹去了,如今想起来,竟有点想笑自己。怎生还跟小孩子似的,受了委屈就朝父皇告状,连舜元都不如。那小家伙自从懂事起就没跟父皇撒过娇,出了什么事向来都是自己解决。想到这里,明若脸红了,她觉得自己好惭愧

????赤裸的小脚丫踩上软软的绣鞋,明若打了个呵欠,刚想唤人去将舜元叫来,鼻子里却像是闻到了什么味道。那味道陌生,却也十分地熟悉。

????不可能、不可能吧

????小手攥成拳,明若焦急地四下环顾,却什么人都没见着,只在梳妆台前看见一枝含苞怒放的桃花。

????她慢慢地走过去,执起那枝桃花,娇嫩的花瓣微微张着,吐着里面嫩黄的花蕊,鼻尖一缕沁人的馨香。明若深深地吸了口气,以为这桃花是须离帝放的,父皇总爱在她睡醒的时候给她一枝桃花,可平时都是放在她枕畔的,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得见,今儿个怎么放到这儿来了可空气中似乎还有一种味道那味道很熟悉,但也很陌生,带着一股异样冷冽的大漠气息。怎么说呢就像是她这些年见过的那些蛮荒首领。身上永远带着一种海东青的味道,野蛮、犷、凶狠。

????怎么可能呢

????明若摇头,甩去脑子里不靠谱的想法,坐到梳妆台前,将桃花轻轻放下,拿起梳子梳着满头青丝。柔顺的发几乎放上梳子便会滑落,如丝水滑。

????她被娇养的如此美好,宛若当年好女儿颜色,丝毫未改。

????他却老了。

????一百九十九、疑是故人来下

????发文时间: 1017 2012

????一百九十九、疑是故人来下

????玉手执梳,明若对着昏黄的铜镜理着如水青丝,不言不语。紫眸看似平静无波,内里却有暗潮汹涌,致出尘的容颜倒映在镜面,宛若巧夺天工的玉凋。

????那枝桃花安安静静地栖息在桌面上,散发着不为人知的清香。

????传闻明妃,色艺双绝,有倾国容色,其神喻于桃花,世人谓之桃神转世,令天下百花尽失其色。

????那声音轻轻的,柔和地像是一阵微风吹过来。

????明若手中象牙梳从手中怔怔掉下,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惊人。她快速眨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迅疾挂上了一层薄薄的泪雾,小手放到梳妆台上,衣服下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她不敢回头,怕自己听到的只是假象,但也许不是假的。

????她早该知道才是。

????早在那日二皇兄轻薄自己时,她就隐隐觉得周遭的气息熟悉了,等到二皇兄死后,她本应更加确定才是,毕竟她压儿没那么大的力气仅用一白玉钗便杀了他。只是没想到、没想到这人竟真会出现明若低下头,发现自己早已不争气地流了泪。她攥紧拳头,柔滑的青丝遮掩住她美丽的脸庞,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从她颤抖的身躯和略显沉的呼吸,不难看出她其实非常激动。

????一只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明若透过迷蒙的泪眼,只见到那只手无比地沧桑,手背的青筋突起,骨节凸出,伴随着那人动作,有一只衣袖分明是空荡荡的。

????她不敢哭出声来,却也不愿见他,只是背过了身,不愿他看她,也不愿去看他,他们早已在九载前已经形同陌路了。

????小四,我还欠你灵空寺一枝桃花,你可还记得那人也不急,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温柔,轻轻地诉说着很多很多年前的一个约定。

????明若抬起头,逼着眼泪倒流回眼眶,摇着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走吧。

????一只温热的手握住她的肩,强迫着她转回去,然后那只手往上,勾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前方。明若迷离着泪眼,入目的是一张憔悴沧桑的面孔,五官依然俊朗,但眼角却已然刻上了细细的纹路。就连他笑时,嘴角都似乎带着苦。

????她不由自主地握住下巴上那只手,入手的糙宛若一截树皮,好似完全没了生命力,只剩下沉沉的死寂。你一出声,才发现自己声线沙哑,似是已不能正常吐出字句。你可还好

????不,他不好。

????但是端木云仍然微笑以对:我很好,你可好

????时隔九载,曾经的夫妻再次见面,竟苍白的只剩一句你可还好。好或不好,又能有什么分别呢反正她已嫁了别人,做了娘亲;而他也已不再是当年模样。

????明若松开他的手,强自端起一副强硬的面孔:你且走吧,皇上一会儿就回来了。被他看到你在这儿又少不得要一番闹腾。

????端木云却只是兀自站在原地,痴痴地看着她。

????一连九载不再知她消息。

????从那日盘龙诀别,整整九载,他再也不曾见过她,甚至连她的一点信物都没有。

????端木云一连喝了四年,过了四年的醉生梦死,亦是四年谁也不识得。

????远走他乡,连去看他们曾经共同生活过的家都成了一种奢求。他什么都不留,只剩她当年未来得及给他缝完的一身棉袍,他珍宝似的抱在怀中,用仅有的一只手,像是抱着她般不肯松开,时间就这样在岁月苍凉里蹉跎过去,日复一日,白云苍狗,四载时光,亦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

????自始至终,再也见不到那抹巧笑嫣然的身影。

????他是真的把她弄丢了。知道丢在哪儿,却无法找回来。端木云从来没有像那样恨过自己的无能为力。倘若他早些下决心带她离开京城,去过闲云野鹤的逍遥日子,他们现在会是一对人人称羡的神仙眷侣,而非如今这样,相对两无言,甚至,连相认都不行。

????端木云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过那种没有明若,没有光明,没有灵魂的日子。倘若时间能够倒流一次,他定然不会再做什么将军,只愿同她桑麻蓬门,日子清苦,也是甘甜。天下如何,百姓如何,其他人如何,干他何事他想要的只有那么一个明若,却死都得不到。

????她明明是属于他的妻子,可他为何要将她拱手让人

????所以他回来了,用五年的时间,得以重新站回她身边,以一种没有人知道的方式。

????你快些离开吧待会儿,我的儿子也要过来了,被他看见,终是不好。明若轻轻地推推端木云,低着头,没说话。

????你的儿子他叫舜元是不是端木云柔声问着,似乎横亘在两人之间九载的光本算不得什么。我见过他了,很聪明,很漂亮,很像你。见明若一下子看过来,眼神惊慌,他忙解释:你放心,我没让他见到我,我只是、只是躲在暗处看了他一眼,只是一眼他那么像你眉眼间却更像是那个男子的影子,看到舜元,他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千疮百孔的心,看到自己未老先衰的沧桑,痛失所爱的绝望。

????明若闭上眼,后退了几步:我早已说过,今生今世,咱们不再见面,你也别再回京城来了。可你你何苦她已经将他害得够惨,他却还嫌不够你走吧、走吧,别再回来了

????端木云怔怔地看着她,迷蒙地想起九年前,他跪在即将分娩的她面前,穿着染着血的囚服,狼狈不堪,握着她的手。她面色如纸,却还是逼着他承诺她离开,再也不回来,哪怕两人终身都不得再见。

????他不想再离开她了,真的不想了。这样行尸走的日子他真的过怕了,他再也不想夜夜梦魇,睁开眼,身侧一片冰凉,屋子里空空荡荡,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她似乎就在眼前,但伸手却又什么都碰不了,两人之间隔着天涯海角,好像今生真的再也无法相见。

????我想你

????明若鼻子一酸,极力压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赶他走,让他别再来见她了,他却只是呢喃着,梦话似的说着这三个字:我想你。

????我想你他又重复了一遍,面色异样苍白,一边袖子空荡荡的,明若看着他就像是只是一抹幽魂。端木云什么都没再说,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我想你,我想你。

????是的,我只是想你而已,就只是想你,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哪怕这次回来会死,我也想再见你一面,否则这辈子溷溷沌沌地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更何况,也许这一次,他能够真的和她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我想你没日没夜的想,睁开眼睛是你,闭上眼睛也是你,醒着是你,睡了也是你,好像哪里都是你,却又哪里都不是。他想她,想得跟死了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明若捂着嘴巴,眼泪往下掉,她看着眼前机械似的重复着我想你的端木云,他曾经是多么意气风发的一个人,如今却像是变了个人,眼里尽是死水。

????二百、听说

????发文时间: 1018 2012

????二百、听说

????若儿他温柔地唤着她的名字,颤抖地握住她垂在身侧的手,你别哭、别哭他来见她,不是为了要她哭的。

????明若深深地呼吸着,可喉头似乎哽咽着什么,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慢慢地,她将端木云的手从自己手上推了下去,低低地道:是我对你不起,是我将你害到如此地步。端木,你回来做什么呢她能救她一次,还能再救他第二次吗和父皇为敌的,威胁到父皇的,父皇不喜欢的这世上都已经不存在了。他在这节骨眼儿上回来,是真的不要命了吗

????端木云的眼底迅速闪过一抹痛苦,明若拒绝,他就没再碰她,她排斥的,他都不会去做的:若儿他只是叫着她的名字,好像只要这样就满足了。你还是那么好看。

????明若怔怔地听着他的话,勐地背过身去:我于你,不过是个故人,你还是走吧。

????他不能再伤害到我了。随着这一声低低的话,端木云已经上前,用仅存的一只手揽住明若的肩头。你无须再为我担心。

????我没有为你担心,我只是怕你回来,会让皇上误会我而已。明若硬着心肠拨开端木云的手,你快些走吧,一会儿舜元就要过来了,被他看见,我没法解释。

????你便是骗过世人,也别想瞒过我。这些年,苦了你了。端木云微微一笑,好像所有伤害所有不堪都没有发生过,他们仍然是那年桃树下的一对璧人。我回来了,就不走了,我只是想你,才来见你一面。不过总有一天,他会光明正大地回来带她走。世上再无一个人能比他了解他的若儿有多心软,有多善良。她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心里定然比他痛上万分。我我这就走了,你别再为我担心。

????环着她的手臂轻轻地松开了,似乎带着万般不舍。明若没有转身,她知道,他走了。

????走了也好,走了也好。

????别君胜过逢君好。

????她失魂落魄地坐到了地上,青丝散落下来,双手勐地捂住面孔,也不敢流泪,只怕待会儿舜元和须离帝回来自己露出什么破绽。他为何要回来,为何要回来呵回来送死吗万一被父皇知晓,他就死定了知不知道

????断了对她的念想吧,她也不能跟他在一起了,她有了舜元,就更不能离开父皇了,她这辈子,便是要被困在这深里直到老死,再也没别的路。明若痴痴地坐在地上,不愿再去想端木云的事情,她心里清楚,自己跟他早已没了瓜葛,却又免不了要为他担心,这种情绪让她不知所措。明若不知道端木云要做什么,但是从他的语气中来看,肯定是很重大的事,她真不愿看见他为了自己做这些疯狂的事情,却又无力阻止。要怎么告诉他,他才懂呢

????她不会再离开须离帝了,永远都不会。

????正在明若发怔的时候,珠帘被掀起,舜元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发现母妃坐在地上,小孩儿心地立刻跟着坐下,扑进明若怀抱,撒着娇:母妃、母妃你坐在地上做什么

????在面对儿子的时候,她是从来都不会露出异样的表情的:母妃坐在地上,想看看舜元是不是一眼就看得到母妃呀她刮了刮儿子高挺的鼻尖,又捏了捏他嫩嘟嘟的小脸,看到这张小脸蛋,她觉得以后一辈子都在这深里过也没什么不好。她有父皇,有舜元,亦算是夫复何求了。

????那当然,母妃在哪里舜元都能一眼看到的小少年很骄傲地昂起下巴,嘻嘻笑着在明若怀里拱了拱。母妃,你知道吗我今儿个遇见了个奇怪的妃子耶

????奇怪的妃子明若讶然,舜元对于后那群妃子是很排斥的,他总认为那些人对须离帝心怀不轨,会害明若,所以不见还好,只要见了就非将人整的飞狗跳不可。九年了,她可从未听过小家伙对哪个妃子有什么算是褒义的评价。哪儿奇怪了

????嗯着下巴,煞有介事地想了想。我觉得那个妃子和母妃长得有点像耶,不过母妃比她漂亮多了~而且她住在冷里,父皇一定不喜欢她,威胁不到母妃的。

????闻言,明若倒抽了口气,难道、难道是她怕舜元看出什么来,忙笑着将他拉起来:好了好了,饿了没有先陪母妃用晚膳好不好

????是娘亲,一定是娘亲明若牵着舜元的小手,唤了人传膳,然后坐在桌边沉思。这些年她从未去见过娘亲,段嬷嬷也像是销声匿迹似的不再出现,须离帝不爱她跟除了他之外的人亲近,她也就不忤逆他。其实不见也挺好的,不想念,自然就不心痛。而且,她亦懦弱的不敢去面对娘亲和嬷嬷失望的目光。她们那么疼她爱她,结果她却做了如此尴尬的身份。和母亲共侍一夫说出去简直都荒唐可笑怎么能呢她怎么能去见娘亲和嬷嬷呢舜元乖,

????日后见到这位妃子,就多陪陪她好了,嗯

????舜元点头,刚好女们开始上膳食,小家伙便夹起一块酥饼送到明若嘴边:今天下午我就在那里玩的~这个妃子挺好的,还跟我讲了很多故事。对了母妃,我原来还有一位皇姐呀

????明若一愣,舜元见她表情,以为她还想听,小嘴一张又开始絮絮叨叨地讲起来:她那个女儿叫什么明若,是父皇的第四女,听说长得没有其他几个皇姐好看~不过她嫁得最好耶,母妃,那个叫端木云的将军真的有大家说的那么厉害吗为什么安公公还有这个妃子都对他赞不绝口他要真是好人,又为什么会杀三皇兄他要真那么厉害,又为什么会几场大战都一败涂地最后又怎么会和江湖人勾结从天牢逃走可是我还有几点不明白他走了,那四皇姐呢她真的死了吗我总觉得传闻不大可信不过那个妃子就是这么讲的~

????他每说一句,明若的心就像是被割了一刀。这辈子,她都不能让舜元知道真相。她不敢相信她的宝贝如果知道了这一切会是怎样,她会心碎的。好了,乖乖用膳吧,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也没什么好讲的,你父皇一会儿就回来了,待会儿让他教你练武去。

????听到要练武,小少年顿时兴奋不已,脸蛋上沾满了饭粒。明若笑着给他擦掉,心里却沉重不已。

????须离帝回来的时候舜元刚刚吃到一半,看到他只是挥舞着筷子,连行礼都没有。倒是后面的安公公笑道:小太子胃口甚好,明日定是要长高了。

????舜元最爱人家夸他长高,当下对着安公公露出可爱的笑容。须离帝坐到明若身边,安公公便极有眼色的示意在场的人都退了下去,只余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用膳。


????

评论列表: